您现在的位置:安庆五中>> 教研动态>> 教师心得>>正文内容

储今是:对同济大学一附中公开课的教学反思

           【按语】201512月,我校储今是、刘畅等市直学校36位老师参加由市师训中心组织的“市直中青年教师赴上海名校挂职学习”培训活动。挂职期间,根据市师训中心和同济大学一附中工作安排,储今是老师承担语文学科“交流课”任务。任务结束后,市师训中心操璋主任专门致电学校领导:“储今是老师的公开课得到上海同仁的高度肯定,充分展示了我市青年教师的良好形象!” 

《礼记·中庸》云:“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承担此次任务,我既感荣幸也深感压力,虽然准备时间短促,但一堂课的方方面面需考虑周到,沉着应对。

一、确立课题

我的带教老师陈老师现担任高二年级教学,因此,我的教学对象是高二学段的学生。上海的教材与安徽教材的区别迥异,高二年级教材只有个别诗歌与我们选修课本《古代诗歌散文鉴赏》篇目相同。连续几天的听课与交流,了解到陈老师已经完成了第一单元、第四单元、第五单元内容的教学,即将开始的是第二单元的“书评”,我的交流课安排在1224日下午第二节课,我估计到我上交流课的前一天正好结束第二单元资中筠的《无韵之离骚》,文中写道:“当然,为项羽立《本纪》,把当朝开国皇帝手下败将写成悲壮的英雄,这也是太史公一大奇笔,关于这点,论者已经很多。可惜后世修官史的再无此襟怀。”于是,我想可以将我们《古代诗歌散文鉴赏》中《项羽之死》的形象分析作为这一篇书评学习之后的拓展材料进行教学,补充学生对于文中这句话的理解。加之,学生刚学过庄子的散文《秋水》,对文中河伯和海神“若”的形象印象还很深刻,鉴于此,我将此次交流课的课题确立为《创造形象,诗文有别——比较阅读〈项羽之死〉、〈乌江〉》。

二、研究学情

新课标要求教学过程中要充分发挥学生的主体性及教师的主导作用。因此,只有在课前对学生有充分的认识, 才能使自己的教学环节在陌生的环境中顺利展开,才能使自己在课堂上从容解决学生的各种问题。在听课的过程中我发现上海的学生口语表达能力、课后探究能力和动手能力都很强,但基础知识较之前者稍有逊色。我选择的《项羽之死》较他们之前学习的文言文单元篇幅要长很多,若学生未作充分的预习,估计课堂各环节难以展开,于是我将《项羽之死》原文及相关问题做了一个课前预习案,在上课前一天分发给学生以引导学生预习。

《项羽之死》一文表现项羽形象特征的一个重要方法即正面描写和侧面描写相结合。而《口技》、《陌上桑》是这一方法运用的典型,我在网上搜索了上海的教材编排,在初一的课本中就有《口技》这篇文章,因此,我在引导学生明确塑造人物形象的方法时先出示《口技》中侧面描写的句子,勾起学生对正侧面描写方法的回忆,使教学环节过渡得以自然。

三、情境生成

同去培训的还有一位语文老师,她的带教老师(金老师)教高一年级,培训期间,只要金老师的课与陈老师的课不冲突,我都去听。恰巧在金老师的一节试卷评讲课中提到 “分析”形象与“赏析”形象的区别,前者只用结合文本概括形象特征,后者则在前者基础上加上表现形象特征的方法。听完金老师的课后,我了解到我的教学对象——高二年级的学生在高一时就学过“赏析”形象的步骤,于是我将我的教学设计中的 “分析”形象改为“赏析”形象,深化了课堂内容。

预设是教学的基本要求,教学是一个有目标、有计划的活动。教师必须在课前对自己的教学任务有一个清晰、理性的思考与安排。但课堂教学是不断变化的动态过程,教学中,如果完全按照“预设”未必会有精彩的“生成”。这一堂交流课,我预设了教师展示“朗诵”《垓下歌》的环节,但我在与学生交流和引导学生朗诵的过程中,有一位男生因感情投入至读完后双手微颤,我觉得我已没有再展示的必要了,我认为学生能学以致用并达到一定的效果比老师在交流课上的个人展示意义要大得多。因此,我果断的省去了我自己的展示,以免掩盖了学生的精彩表现。

四、追求至善

带教老师陈老师带两个班级,高二(2)班和(9)班,我本以为可以在其中的一个班级试讲,但因为二班的教学进度慢于九班,所以没有了试讲的机会,交流课将在九班进行。同住的刘畅老师便成了我试讲的对象,同济一附中的操场也成了我自我“演练”的场所。所幸的是,这堂交流课,预设的目标均顺利达成,与学生互动交流和谐,学生的朗读和表演较为精彩。需要改进的地方是教学时间的安排(上海的一堂课只有40分钟),第二个教学目标的实现过程稍显仓促。课后,我觉得可以采纳评课老师的建议:省略检查预习环节中对个别字音的强调,把多出的时间放到实现第二个教学目标的学生讨论环节上,让学生更充分、深入地探论。 

这堂交流课,给我最大的激励就是: 我要尽力将“预则立,不预则废”的思想贯彻于我的教学实践中。

 【图片提供:储今是】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